当前位置:首页 > 风险管理 > 理论研究 > 欧盟经济现状与前景

理论研究

欧盟经济现状与前景

来源:《国研视点》发布时间:2013/8/13 15:11:08

 内容摘要:欧盟在推进经济一体化方面曾取得巨大成就,成员国数量实现较大增长,内部贸易发展迅速,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,但经济增长率不高。债务危机发生后,经济增速进一步降低。在危机倒逼之下,欧盟制定了新的经济发展目标,进行了政治体制改革,强化了金融监管,深化了经济治理,以稳定其经济地位。但囿于主权债务危机、高失业率、人口老龄化、内部成员国发展不平衡等问题和矛盾突出,兼之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美国、日本分别面临严重的财政悬崖和经济失速问题,新兴经济体增速也出现明显下降,大范围宽松政策的实施积累了较大风险,“欧洲2020战略”设定的目标实现难度较大,在未来较长时期内仍将呈现波动低速增长。

       关键词:欧盟经济,债务危机,前景分析

       2009年开始的债务危机不但使欧洲经济深陷泥潭,而且使欧盟的威信和国际地位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。欧盟为应对危机采取系列调整后,其未来发展前景如何,将主要面临哪些问题和挑战,存在何种优势和机遇。对这些问题做出深入研究,有利于我们正确处理中欧关系,并借鉴欧盟经验和教训,更好地服务我国经济发展。

    1 主要经济体不变价GDP平均增长率(20002010年)及人均国民收入(2010年)

    资料来源:Eurostat,the United Nations Statistics Division,the World Bank.

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 一、欧盟经济现状

       欧盟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。2012年经济总量达到17.5万亿美元,比美国高出1.9万亿美元,是我国的2.1倍。2000年至2012年这13年期间,欧盟平均增长率为1.47%,比发达经济体低0.29个百分点,不到世界总体平均水平(3.67%)的一半,不及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(6.07%)的1/4.总体来看,欧盟属于典型的高收入低增长经济体。

       金融危机引发的2009年大衰退成为欧盟经济增长的转折点,在2009年之前的三年,欧盟增长速度在发达经济体总体增速线之上,但2009年之后则处于发达经济体总体增速线之下,2012年增速又出现了深度下滑。

2 主要经济体不变价GDP同比增速情况

    资料来源:International Monetary Fund,World Economic Outlook Database,October 2012.

      欧盟也是世界最大的贸易经济体,进出口均居世界首位,2012年欧盟27国对其他经济体出口为2.23万亿美元,主要目的地为美国、中国和俄罗斯;欧盟27国从外部进口2.37万亿美元,主要来源国为中国、俄罗斯和美国。

       二、欧盟的未来经济目标

       “欧洲2020战略”体现了欧盟对未来发展的定位。该战略于2010年6月17日在欧盟夏季首脑会议上通过,是经历“里斯本战略”10年探索和国际金融经济危机后提出的未来10年发展规划。

        该战略提出了三大核心目标:一是基于知识和创新的智能型增长;二是实现资源效率型、绿色低碳发展的可持续增长;三是更加关注经济、社会和地区聚合的包容性增长。

        围绕着三大目标,提出了五大量化指标:一是将研发投入从占GDP的2%提高到3%;二是将18~24岁人口的失学率从14.1%降至10%以下,将30~34岁人口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从33.5%提高到40%以上;三是将温室气体排放在1990年基础上削减20%,将可再生能源比例提高至20%,将能效提高20%;四是争取将20~64岁年龄段人群的就业率从现在的69%提高到75%;五是根据各成员国贫困标准将欧盟贫困总人口削减25%,到2020年共减少贫困人口2000万人。

       总体来看,欧盟提出的目标带有较强的务实性,集中于解决危机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及长远发展民众所关心的问题。比如失业率、贫困人口增加以及欧盟能源生产总量下降的风险[①据初步估算,2020年欧盟能源生产总量可能降到世界第五位。],从而提出了增加就业、减少贫困人口和低碳低能耗发展的目标。相对美国、韩国和日本,欧盟研发投入力度较低,面临创新能力落后、竞争力弱化威胁,因此提出了加大研发投入力度目标。这些目标是在广泛征求公众意见的基础上制定的[②从2009年11月24日至2010年1月15日,欧洲议会主要党团、欧洲商界、欧洲智库、非政府组织等从不同角度对“欧洲2020”战略草案提出修改意见。],反映了主要问题和矛盾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三、欧盟经济发展面临的有利条件与不利因素

        虽然“欧洲2020战略”淡化了经济增长指标,但显然以上问题的解决都需要以经济增长为基础。

        比较有助于其目标实现的因素主要有:

        一是对欧洲一体化的方向存在共识。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,欧洲一体化都有助于将蛋糕做大,这一点并不因债务危机而改变。截至2012年,欧盟经历了六次扩大,成员国从最初的6个发展到现在的27个。2013年7月,随着克罗地亚的加入,欧盟成员国将变为28个。

       二是欧盟组织职能有所增强。2009年12月1日生效的《里斯本条约》在体制改革上取得了一些突破。比如(1)欧洲理事会成为正式机构并设立常任主席一职,相当于欧盟元首;(2)设立共同外交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,协调欧盟在不同外交领域的外交政策,保障欧盟对外事务的一致性;(3)改革了欧盟理事会的表决机制,在决策程序方面,进一步扩大了多数表决机制使用范围,减少了“一票否决”领域。变革后,呈现出“国家化”特征,协调决策效率明显增强。

       三是在应对危机方面获得重要进展。在主权债务危机的倒逼下,2012年1月底,德国、法国等25个成员国签署“财政契约”草案,正式文本在3月欧盟峰会上签署,截至12月,已经得到12个欧元区成员国议会批准,于2013年1月1日正式生效。虽在5年内仅对欧元区国家具有约束力,但标志着欧盟“财政一体化”迈出了关键的一步。强化财政纪律约束的同时,也建立了永久救助机制。

       四是高科技产业成为欧盟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。在2005年第一季度至2012年第三季度期间,在工业总产出基本不变的情况下,高科技产业产出提高了21%,中高科技产业产出提高了7%。高科技产业表现出了较好的抗危机性,在危机比较严重的2008年第一季度至2009年第二季度,工业产出下降了近20%,而高科技产业下降不足10%。其中制药产业(在高科技产业中占40%以上)和航空制造业(在高科技制造业中约占12%)在危机期间保持稳定甚至增长,起到了引领复苏的作用。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欧盟在高科技领域中的突出优势。

3 欧盟27国制造业及各类型制造业产出指数

(2005年为100,经季节调整)

    资料来源:Eurostat.

 

      与正面支撑因素相比,挑战更为严峻:

        一是主权债务危机仍在持续。根据欧洲统计局2013年1月发布的数据,2012年第三季度,欧盟27国债务水平出现进一步上升,占GDP的比重从2011年底的82.5%上升到85.1%,有14个成员国超过60%的警戒线,其中希腊(152.6%)、意大利(127.3%)、葡萄牙(120.3%)和爱尔兰(117.0%)超过了100%,而且大多仍在继续上升。欧盟本来就属于高税收经济体,且税收总量已经超过危机前水平,加上经济不景气,其增税空间已经不大。救助希腊危机已使欧盟筋疲力尽,若其他成员国再出现不测,后果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 二是失业率居高不下。欧盟的失业率一直比较高,2010年和2011年,平均失业率为9.7%,2012年12月,欧盟失业率进一步上升到10.7%,而美国和日本同期分别为7.8%和4.2%。失业率最为严重的希腊和西班牙分别达到27%和26.2%。与一年前相比,失业率出现上升的有19个成员国;而且本来就属于高失业率的希腊、葡萄牙和西班牙,上升幅度也较高,分别达到6.2、2.9和2.6个百分点。15~24岁年轻人失业率(因包含全职学习人群存在高估)尤为严重,过去十年,欧盟年轻人失业率约为总人口失业率的两倍。2012年11月,欧盟年轻人失业率达到23.7%,欧元区更高,为24.4%,希腊和西班牙则分别高达57.6%(2012年9月份数据)和56.5%。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,直到2016年欧元区失业率也未现明显降低。年轻人的高失业率对欧洲社会和成员国政权的稳定构成了严重威胁,英国、西班牙和希腊等国均出现了年轻人参与的游行抗议、骚乱事件。

4 欧盟失业率及与美国、日本比较(经过季节调整)

    资料来源:Eurostat.

5 欧洲65岁以上人口占比及与其他主要经济体比较

    资料来源:联合国数据库,2015年及2020年为预测中间值。

     三是人口老龄化问题严重且呈加速态势。2010年,欧洲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16.2%,仅次于日本的22.7%,比美国高3.1个百分点,接近我国的两倍,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.13倍。到2015年,中间预期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17.3%,较5年前增长1.1个百分点,占比增长速度比世界平均水平快0.4个百分点;预期到2020年,欧洲65岁以上人口将达到18.9%,比2015年提高1.6个百分点,比世界平均增速高出0.5个百分点,每五年老龄化人口提升的百分点都在增加。人口结构老龄化进一步加大欧盟财政负担,并且这种负担不可能有一蹴而就的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   四是经济发展不平衡,内部利益协调难度大。欧盟成员国发展极不均衡,按人均年收入水平可以简单分为三个梯队:人均年收入超过3万美元的高收入国家有卢森堡、荷兰、奥地利、芬兰、爱尔兰、比利时、德国、法国、英国、意大利和西班牙十一国,这些国家人均年收入平均达到5.0万美元;人均年收入介于2万美元至3万美元的中等收入国家有塞浦路斯、希腊、斯洛文尼亚、葡萄牙、马耳他五国,人均年收入平均为2.5万美元;第三梯队国家人均年收入低于2万美元,主要是后加入欧盟的中东欧国家,这些国家人均年收入平均为1.3万美元。不同梯队人均年收入平均呈现成倍差距。人均年收入最高国家卢森堡是最低国家保加利亚的近16倍[③资料来源: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。]。在收入差距如此之大的成员国之间,要想达成共识,需要付出较大的代价。据测算,欧盟为东扩在1990~2006年期间向中东欧国家支付的总额为940亿美元,要高于1947~1952年马歇尔计划框架所提供的850亿美元援助额。在核心国家经济增长也低迷的情况下,达成共识的难度更大。在主要成员国之间已经出现分歧,比如在统一银行监管问题上,德国、荷兰与法国、西班牙就财政纪律优先还是债务问题优先问题无法达成一致,英国甚至对财政一体化表示反对。2013年1月22日,德法领导人再次就推进欧洲一体化和反恐合作形成共识,次日,英国领导人就表示对之并不看好,并计划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是否退出欧盟。

       主权债务严重、失业率高企、人口老龄化、成员国之间经济发展不平衡等诸多严重问题交织在一起,又缺乏一个统一的“政府”去排除分歧、强力执行[④虽在欧盟层面有公约约束,但效力值得怀疑。欧元区国家在1997年就签署了《稳定与增长公约》,规定了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上限。危机爆发前,希腊、葡萄牙、爱尔兰和西班牙就已超限;2008年危机爆发后,包括核心国家德国和法国,几乎所有欧元区国家均已超限。]解决这些问题所需的政策措施,我们认为欧盟设定的经济目标可能过于乐观[⑤过于乐观也与目标当时设定时的经济状况有关。欧洲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0年也正是欧盟经济的快速反弹期,增长率为2.1%,比2009年增速高出6.4个百分点。但随后2011和2012年便不断衰退,年增长率分别为1.5%和-0.3%。]。在较长时期内,其经济将呈现波动低速增长。

   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“世界经济趋势与格局”课题组

    总负责人:李伟 刘鹤

    研究负责人:隆国强

    执笔:罗雨泽

 

来源:2013年第50号    国研视点 

 

太阳网精英论坛|六合论坛|六合彩心水| 免费心水|神鹰论坛|神鹰权威心水论坛|永久的免费论坛|永远免费论坛|六合高手论坛|永远免费的论坛|永久免费论坛|水果奶奶|利彩利民高手坛|曾道人利彩利民高手坛